One Person

我们需要忍受他人不足吗?

发布时间:7天前热度: 9 ℃作者: 马晨薇

我们先说忍受。

在讲道理之前,要上盘笑话。

大学时,我校经济状况欠佳,每两层楼配一个热水机,三天两头故障,坏的时候除了出水口不出水,哪都出水。大四那会,学校澡堂罢工,在修新浴室的过程中,我们不得不用桶去接热水机的水,兑冷水洗澡。你没听错,没有淋浴,一种很原始的洗澡方式。

因为临近毕业,有人忙着考研,有人忙着考公考编,时间宝贵,这就造成很尴尬的场面:打水像打仗。我们班有个妹子,从早上开始,就把水瓶放在热水机前,轮到她打水,一打就是XXL号的桶外加一堆水壶。热水机就快不行了,蒸汽大得像来了哪路神仙,漫长的队伍排出水房,在楼道里拐弯,每个人脸上都红扑扑的,谁知道是热气还是怒气。

有几次我排在那个妹子后一位,眼看她的储水量能横穿沙漠,忍不住提醒: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。她有点尴尬,但还是坚持打满手里的桶,勉强放弃本来要续上的瓶。

现在说起来是笑话,彼时压力大,喝水洗澡还困难,我真的怒从心头起。

我对这事的态度,很显然是不忍受,见效也快,我获得了打水的机会。

虽然默默的承担、坚持也被理解为“忍受”,比如你在漫长的寒冬忍受眼花缭乱的购物促销信息,裹紧穿了很久的大棉袄背肖八肖四,你知道你要什么,可以暂时把眼前的诱惑赶走,好等夏天舒心畅快。人生未必处处如意,忍受是自己分配给自己的闯关任务,而不是别人逍遥快活把负担转手送你。

当你的利益被侵害,本就该提出异议、质疑、反驳,遇上更恶劣的情况,去求助法律,去相信正义。我不认为,一味强调忍受的社会环境是健康的,有人默默忍受,就必然有人肆意欺压,宣扬忍受,很难不是为虎作伥。

请各位相信,总有人在我们忍受不幸时,偷摸享福,损不足而奉有余的现象并未消失。我们永远,没必要吃“飞来横苦”。

再说不足。

每个人都有不足,头脑清醒的人看到的不足更多,自己的、别人的、全社会的。这其实非常痛苦。这类人,睁眼不是“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哦”,而是对自己拷问:你是个什么东西?日日面对自己的不足,有些可以弥补,有些无法弥补,能弥补的让人费尽心思,不能弥补的让人沮丧,想着人生啊,你到底能不能重启,好让我把这些不足的深坑全数填补。

保持清醒和自省看起来是优秀的品质,但往往是糊涂、迟钝让人活得更舒心。我们根本无暇顾及别人的不足,仅仅是自己的不足,已经非常闹心。

让我们回到我大学时代的水房。

那个持续打水不肯顾及其他人的妹子有问题吗?为什么占据公共资源不撒手?为什么不因耽误别人时间而感到抱歉?这是不是性格乃至人格上的不足?可她不违规、不犯法,我甚至无法在道德高点谴责她,因为我同样急着去争这份资源,只不过我脸皮更薄,不愿意影响别人,丑到自己。生活琐碎是钝刀杀人,你觉得哪哪都膈应,但就是哪哪都无力更改。我提醒一句,她惭愧让水,不过今后要争抢的事情多了去了。

你以为我要说“既然无法改变就随她去吧”?

不。

如果我要说这样的话,我从一开始就会大赞忍受的意义,去做骗人害人的伥鬼,哄你被老虎吃掉,还夸老虎胃里别有洞天。

我想说,既然有人这个奇怪的物种,就必然有各种不足,就像芒果有核、西瓜有籽、鲫鱼多刺,但我们吃芒果不会吃核、吃西瓜记得吐籽,吃鱼也不会专门嚼刺。

如果你和别人需要长期相处,而这人的不足严重影响了你的生活、困扰你的心情,你的忍受有意义吗?能让别人将“不足”变成“足”,将缺点变成优点吗?他的父母师长、他受过的教育都没能解决的事情,靠忍受就能解决了?那你得是什么灵丹妙药啊。既然忍受别人的不足,于你痛苦,于他无益,那到底是图什么啊。

最后再问:你有没有想过,是我们没有办法应付这些不足时,才会沦落到去忍受。如果我们本就拥有轻松carry一切的能力,面对别人的不足,是否完全可以一笑置之。

需要单独提出的是,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清自己的不足,不是所有人都能修补自己的不足,更不是所有的不足都长着一样的面孔。我们生活在差异中,当乌苏里江上晨光微露的时候,帕米尔高原还有星星。别人的不足在你看来应该立马消失,可他或许正是因为这份你眼中的不足,才能够生存。当你拥有了可以帮助别人,修补他们不足的能力,你要做的、你能做的,远远不止是冷眼旁观、嘲笑乃至忍受。

我再穿越回大学的水房,假设我们的热水机好使、澡堂营业,说不定“不足”连暴露的机会都没有,反而礼义仁智信处处显神通。

现在学校的淋浴间真空啊,要是我能打通时空的墙,真想邀请当年的同学,过来洗个澡。

3041

手机扫码访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