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ne Person

见习男神

发布时间:2个月前热度: 19 ℃作者: 午歌

题记:传说中,爱神有两支箭,金箭让男女双方一见钟情;铅箭让曾经的恋人永远忘却。从前我曾一直很疑惑,为什么让人忘却的铅箭,也能算作是爱神之箭?后来我懂了,有时候最好的爱,不过是让对方双手放开,永远忘怀。

从尖沙咀弥敦道的鱼丸店出来,我扶着丘比特晃晃悠悠到马路对面买咖啡喝。近来他的眼病愈发厉害,尤其是晚上,时常看不准东西。

“你小子真是走运,刚升天堂,就被委派做了见习爱神!”丘比特腆着肚子,用食指和拇指紧捏,从上门牙缝里拔出一绺肉丝来,顺手弹向空中,漫不经心地补充道,“不会是你爹给你托人了吧?”

“没有啦——主事天使说我本来命不该绝的,只是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,一时失足丧命而已。他看我是个实诚人,所以派我来做你的助理喽。”

“你来了也好,正巧我在生眼病。不过,话说回来,你还惦记着从前那女孩吧?”

“没有啦!”

“没有最好,做爱神呢,最重要的是把前尘往事要忘得干干净净。”

操着一口熟练的TVB腔,丘比特一手捋过肥厚的肚腩,一手勾住我的脖子,铿锵地哼唱着:

“你是我的眼,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。你是我的眼……”

夜色正好,12点钟之后,一轮新月镰刀似的挥舞到中天,泛着冷艳的银光,仿佛要收割满天星辉。

丘比特忽闪着肥硕的巨翅,一把抓起我,“扑棱棱”冲上云霄,一直飞到位于西九龙柯士甸道的环球贸易广场顶楼的天台上——这是全香港最高的建筑,置身楼顶,身披星月,可以俯瞰整个九龙和维多利亚湾。上班一个月,我对这里的办公环境赞不绝口。

从前我以为全世界只有一个爱神丘比特。他是个忽闪着白色羽翼的娇萌小鲜肉。可是,地球那么大,站得再高,再有上帝视角,每天有那么多人告白,那么多人离开,一坨小鲜肉还是远远不够的。于是主事天使在天堂展开招募,更多的小鲜肉、少年鲜肉、中年肥肉和老年腊肉不断地充实进了爱神队伍,丘比特的执事区域也被逐渐细化,像我的考评官,仅仅是负责从九龙到新界两个区域的晚班。说白了丘比特已经成为一种天神的身份,就像广场上跳舞的大妈一样,有时匝起红袖套,为人家免费指路,有时捧着安全套,挨家挨户送去祝福。

“莎士比亚说,爱情是一种疯。”

抚摸着腰间金色和铅色羽箭的丘比特,慢悠悠地补充道,“但是他错了,爱情不过是一种病,一种创伤性疾病,男女双方一见钟情时,便互相制造伤害,而愈合伤口却要花上一辈子!”

“那会是一道美丽的伤口吧?”我反问。

“你太年轻,一定不懂爱!”丘比特说罢,挺直肥硕的腰肢,缓慢地弯弓搭箭,一支金色羽箭凌空飞射,穿过层层云霄,“嗖的一声”精准地射进钵兰街上一个长发飘逸的男人的胸腔。那男人起先手执砍刀,正杀气腾腾地指着报亭边忙着收摊的卖报小妹,就在羽箭刺入胸腔那一瞬间,男人放下砍刀,转身拢过身后的一票兄弟,双颊红润地说:

“你们先回吧,做点小生意其实也不容易,我等下请她吃宵夜!”

“你妹的,射偏了!”丘比特拍拍脑门,一股脑瘫坐在地板上,喘着粗气:

“本来打算射哪个的?”

“KTV门口那个搂着超模的阔少喽!”

“为什么是他?”

“他刚刚在心里向上天祷告,求爱神帮忙,如果今晚他遂了心愿,愿意拿出二十万去支持教会啊!”

“不如我来再补一箭成全他?”

“算啦!刚走出来的时候,他看到有古惑仔在街上做事,就自己转身折回了包厢——看样子对那个超模也不是真爱啦!” 

路灯下,那个长发男已然帮卖报小妹打包好了散落的报纸。他微微抬起头,面色红润,煞是好看。晚风吹散了他额角的黑发。

“咦?快看那边,海港城夜宵摊上,有个男人好像正要对一个女孩表白!”我伸手指给丘比特看,睁大眼睛,试图能瞅得再仔细些。

丘比特慢吞吞地从怀中掏出一块光滑剔透的水晶pad,瞄准那对男女的方向,按下了捕捉键。

画面和声音很快被捕捉进来。丘比特不以为然,瘫坐在天台上,悠悠地吹起了口哨,任由我一人捧着水晶pad。

这对男女是大学生,男人显然喝醉了,嘴里含含混混地讲着酒话,女孩架住他,有点吃力地向前走着,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摇摇晃晃的同学。

“沈青,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你!不要走,陪我一起留在香港吧!”男生喃喃地说。

“哼!跟人家表白,还要借着酒劲,真没勇气!”女孩心里的默默独白,被丘比特的水晶pad以文字的形式,在荧屏上显示出来。

原来是大学毕业生的散伙饭表白啊——我猜那男生一定暗恋女孩很久,绝不是一时冲动说了酒话,只是大限将近,再不借着酒劲说出来,恐怕是要一辈子遗憾了吧。

“沈青,你不要走,陪我留下来,让我照顾你好吗?”

“这是你的真心话吗?”女孩心头一颤,手上却把男孩扶得稳稳的。 

夜色中,男生放开搭在女生肩膀上的手臂,插进自己牛仔裤里摸索着,刚要迈开步子,却一个趔趄,重重摔倒在地上。

“干嘛不在白天正式跟人家表白,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,借着一身酒气,你真是没诚意!”女生终于负气地向前跑开了。

“嗨,姑娘,做人不要那么任性嘛——给他个机会好不好啊?”我在心中默念着,迅速起身,干净利落地抄起长弓,“嗖”的一声——一支穿云箭,千军万马来相见!

那女生已向前走出几步,在中箭的刹那,忽然向身后的男生回望了一眼。就在这时,男生正吃力地拔出压在身下的手臂,从他的牛仔裤兜里,竟然抠出一枚钻戒来。

“沈青!”男生像祷告似的,将双手举过头顶,钻戒在黑暗里泛满艳光,露珠一般,莲花一般,咒语一般。

瞬间,同学们都欢呼起来。

“哇塞!幸好我射准啦!”我长舒一口气。

“你妹的,谁让你动我的爱神之箭啦!”瘫坐在地上的丘比特忽然一个鲤鱼打挺翻坐起来,像一大坨急着要上架大卖的新鲜白肉似的,豁然屹立在我的面前。

“是你刚刚唱的‘你是我的眼’——他们明明是真爱嘛!”

“真爱又怎么样?我告诉你,我们是有组织、有纪律的团队。他们在心里祷告了吗?求神帮忙了吗?你这个楞头小子,上赶着倒贴人类,是没有资格做爱神的!”

说罢,丘比特忿忿不平地掏出见习生考评簿,在第一行里画了一个凌厉的大叉号,然后补充写道:“做事鲁莽,难成大器。”

真没想到,我的30天见习期快要结束的时候会遇上这样的问题。我有点灰心,捧着弓箭,毕恭毕敬地递回丘比特手中。周围静悄悄的,只有海港城的夜宵摊上,不时传来让人欣慰的欢呼声。

已经过了午夜3点钟,荃湾的一间出租屋里灯还亮着。一对青年正在房间里打包衣服。

女孩说:“阿狸,不好意思,我没想到我爸妈会突然回来,其实和你合租这三个月以来,一直都非常愉快。”

“没关系啊,阿玉。我怕你照顾不好自己……”埋头收拾衣服的男生阿狸欲言又止。 

“放心吧!” 阿玉答道。

“去查查看他们三个月前的情况喽!”丘比特说着,点开pad上时光轮盘的app,转动轮盘,我和丘比特身旁的时空瞬间被调整到三个月前。

“哇塞,原来这个pad的功能如此强大!”我在心中暗自感叹。

三个月前,阿狸和阿玉在一家国画班上初识。因为有共同的爱好,两人很快成为朋友。

阿玉那时独自在荃湾租了一套2室1厅的居室,位置很好,费用也超高,于是发微信朋友圈求助,诚征合租室友:无不良嗜好,有正当职业即可,男女不限。阿狸第一个点赞,第一个回复道:“要不我来试试?”

阿狸是个细心又爱干净的男孩子,搬来合住后,处处照顾着阿玉的生活。有时加晚班回来,会特意买叉烧饭为阿玉加餐;有时趁着阿玉加班,便把客厅、厨房、卫生间彻底地清扫干净;还常上网淘一些阿玉喜欢的画笔,谎称是街角正好撞见,顺手买了送她。

“阿狸心里一定住着阿玉喽!”丘比特撇撇嘴角,淡淡地说。

“可阿玉觉得阿狸始终不够来电呐!她是担心阿狸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吧。”阅读着阿玉的内心独白,我叹息道。

丘比特重置了时光轮盘,时空被定格到3天前,原来阿玉的父母要从国外回来,他们希望能和阿玉长期住在一起。善良细心一向是阿狸的优点,可有时候,他就缺乏那么一点点勇气。

“真替阿狸可惜!也许再相处一段时间就能和阿玉擦出火花!”

 “那又怎么样?他们谁也没向爱神祈祷过。”丘比特关闭了pad,悠然地燃起一支雪茄,说道:

“一支真正了不起的雪茄,在第一口烟雾中,飘散出特浓咖啡和坚果的强烈味道,然后是松露的香气徐徐升温,泥土的气息在余韵中经久不息,中间还夹杂着栀子花的……”

“您怎么还有心思抽烟?也许他们错过了,就永远错过了!”我鼓起勇气,果断打断了丘比特的话。

“小子,你又想怎样?”丘比特白了我一眼,我急忙收回了在爱神之箭上垂涎的眼神,说道:

“快点!丘比特,快让我做点什么!我不用你的爱神之箭,就算让我变成什么苍蝇、蚊子、蟑螂也好,我要为他们做点什么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我被一阵疾风卷起,猛掷向几千尺外的出租屋内。我在油光可鉴的地板上照见了自己的影子,一只六足健硕、身体肥厚的蟑螂——这画风显然很符合丘比特的审美——我的唇角划过一丝狡黠的微笑,然后用尽全力,一股脑冲向阿玉。

“啊!”阿玉果然尖叫着跳了起来,扑通一下扎进阿狸的怀里。

“快点,哥们儿,请用你的鞋底子给我来个爽快点的——让这次伟大的英雄救美足以成就一段美满姻缘吧!”我壮怀激烈,向阿狸发足狂奔。

“哇啊!”阿狸这软蛋居然也跳了起来,发疯似的从身后抱住阿玉,吓得脸色惨白。

“不是吧,哥们!你连蟑螂也怕,以后还怎么保卫妇女儿童?”我在心中暗骂!

倒是阿玉强装镇静,将一身鸡皮疙瘩的阿狸掩护在身后,抄起写字台上的一本杂志,卷成蛋卷状,朝我挥舞着。

“阿狸别怕,有我在!”

我丝毫没有畏惧,深吸了一口气,铆足了劲头再次向阿玉发起冲锋!阿玉果断地尖叫着放弃了抵抗——“啊啊”——她闭上了双眼,甩飞了蛋卷杂志,转身猛扎进阿狸的怀里,瞬间,两个人就滚到了床单上!

又一阵疾风吹起,我被丘比特卷回到星空之上。

“原来真正的爱情不是苛求伴侣的付出,而是在危急关头,毫不犹豫地为他挺身而出。”水晶pad上,阿玉的心事被显示了出来。此刻,她一定胸口小鹿乱撞吧——原来阿狸早就住进了她的心里!

本以为丘比特会对我刚才的神勇大张旗鼓地表扬一番,谁知他只是默然地掏出考评簿,在第二行上打上了一个勾,并补充写道:“每临大事有静气,是个好苗子!”

整个过程,丘比特自顾自嘬着雪茄。末了,他吐出一个灰白的烟圈,罩在我的头顶,长久不散,好像在暗示我离做天使的日子不远了。

“小子,别再看啦,后面就是少儿不宜啦!”丘比特打着哈欠,拽来一朵云彩,遮在荃湾出租屋的上空。

已经过了四点钟,东方,一缕粉嘟嘟的朝霞从生铁般的云层滑落下来,天空像张一角开裂的大糖饼。

“哎……”丘比特的眼皮耷拉了下来,他靠在天台的广告牌上,揉着眼睛对我说:

“天快亮啦,你眯一会啊。记住,如果没人向天祈祷,你小子绝对不能擅用爱神之箭!”

话音还未落实,丘比特的小呼噜,已冒着泡似的从天台上升腾起来。

这真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我轻轻地从丘比特的口袋里掏出了水晶pad,沉沉地吸了口气,立即双击app——时空被我切换到不久前,我和我相恋8年的女朋友小莹分手的那天晚上。

那晚,月亮瘦得形销骨立却闪亮出奇,像一枚问号,一把镰刀,一个狡黠的微笑。

我的心狂跳起来,穿过稀薄的云层,我清晰地看见自己满怀憧憬地站在钟楼下等待女孩的到来。

“我们完了,分手吧!”

“为什么突然说这个?小莹,是你的父母又提反对意见了吗?”

“没有——8年了,我觉得所有的情分都耗尽了!分手吧,你已经不在我心里啦!”小莹把每个字都咬得十分清晰。

我呆呆地站在街中,双腿僵直,有一种被当面羞辱的感觉。小莹用高跟鞋在回廊里敲出了华丽的音符,像带着一串讽刺的感叹号似的,转身离开,再未回头。我在夜色中独自徘徊,掏出手机想打给她,想竭力挽回这场失败的爱情。

很不幸,她的电话一直是忙音状态。那一瞬间,我失望至极。我将自己的手机抛向了不远处的水湾,可是,手机在碰触水面时忽然发出一阵尖啸,闪着白色荧光,迅速下沉。

“会不会是她回心转意了,又回拨过来?”

透过水晶pad,我清晰地看到那天心急如焚的自己,竟然奋不顾身地冲进了深水湾。沁凉的水花四溅,匆忙中我紧紧抓住了我的手机。忽然,水池景观灯泄漏的电流,让我周身一阵阵酥麻、抽搐。我拼命地挣扎着,挣扎着,直到精疲力竭地沉入水底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说过一千次要忘记小莹,还是会不争气想起她,惦记她——我的眼眶又一次湿润了——丘比特说得对:能成为天堂里的爱神,我已经是走了狗屎运,我不要回头,我愿意永远忘记。我摆正了手中的水晶Pad,可手指还是不听使唤地切换了时光轮盘。

时空被转换到小莹的世界里——对,是她。她走出钟楼回廊时已然泣不成声,她用鞋跟拼命跺出声响,生怕站在身后的我发现破绽。她企图疾步跑开,却又意外摔倒在地。她坐在地上,脚腕红肿,疼痛难耐。她抽出手机,忍着眼泪,打给重症监护室里的母亲。

“告诉爸爸,我已经和他彻底说清楚啦,快让爸爸答应医生用药吧!”

我知道的,他父亲一向嫌弃我出身卑微。8年以来,我和小莹一次次冲破了家庭的阻挠,相知相敬,越爱越深。没想到,这一次父亲竟然趁着自己肝病复发入院抢救的机会,以生命相要挟!

挂断了父亲的手机,她飞速回拨了我的号码——忙音,是长久的忙音。她咬牙强撑住地面,缓慢站直身体,一步一瘸地走回钟楼。她四下张望着,不停地呼唤着我的名字。

 不远处的海湾,人群嘈杂起来,她依稀听到了“有人落水”的呼喊。

“千万不要是他,千万不要是他啊,否则……”她一遍遍默念着,强忍着脚踝的疼痛,一步一步拼命向人群聚集处挪过来。

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,颤栗着跑向熟睡的丘比特,“绝对不能让小莹发现我出事了,否则她以后的人生该如何……”我不假思索抽出一支铅箭,用尽所有力气射向了小莹。

银闪闪的羽箭刺破云层。她中箭了,在一步一瘸走向人群聚集的水湾时,精准无误地被我用一支铅箭射穿胸腔——那是爱神为了让世人选择永远忘却而打造的神箭——终于,她在街角停了下来,穿过马路,恍惚中跳上了一辆去医院的计程车。她靠着车门坐下,一言不发,透过玻璃窗望向天空,看到那抹纤薄如吻痕的新月时,终于,会心地笑了。

天台顶上,我转过沉重的身躯。不知何时,丘比特已经直挺挺地站在我的身后,他在考评簿的最后一栏上,轻轻打上一个勾,并未随着写下任何信息。他走上天台的一角,刹那间扑闪出巨型双翼,抓紧我的双肩,直冲云霄。

传说中,爱神一直有两支箭。金箭让男女双方一见钟情,铅箭让曾经的恋人永远忘却。从前我曾一直很疑惑,为什么让人忘却的铅箭,也能算作是爱神之箭?后来我懂了,有时候最好的爱,不过是让对方双手放开,永远忘怀。

丘比特越飞越高,穿过铅灰色的云层,金色的阳光,如千万支爱神之箭,直插进我的胸腔,让我在千万次的深爱中死去,又在千万次的涅槃中醒来。脚下的星球越来越小,我再看不清众生仰望苍穹时的眼神,我终于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泪,密集的疼痛迅速在我的后背聚集,沿着椎骨两侧径向横张。恍惚间,我听到骨节开裂的声音。云层之上,我竟也生出了一对洁白而浩大的翅膀。

“嗨,小子,你现在是真正的男神啦!”

4451

手机扫码访问